Overblog
Follow this blog Administration + Create my blog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2008年6月5日,晴转阴 告别周家,已是下午两点多。受联络官小金的怂恿,两个农妇挤上车,充作向导。曲曲弯弯的土埂,郁郁葱葱的庄稼,迎面来了一手扶拖拉机,见我们不能退,只好自退几百米,再拐弯避让。我们歪歪倒倒地通过,司机边探头边说:这大概是地球上最窄的车道 几十分钟后,抵拢一小溪,过预制桥板,即一开放式农家院,屋檐下村民成堆,男女老幼齐全。李臻刚说,他们等着看热闹吗?果然,远远近近,有更多的人涌过来看热闹。 我们被让进厨房。主人叫高兴富,40来岁,是聚源中学初三八班死难学生高娟的父亲。曾与我此前写过的号啕妇女陈兰一道,四处追寻“失踪”的娃娃。老高沉默寡言,不愿多说啥,但两眼透出刀子的寒光。他张罗着为我们烫方便面,并一再催促吃吃,我们只好端起来搪塞几口。可是,当我掏出录音机,让随便说几句时,他却突然火了:有啥说的!娃娃都没了,有啥说的!咬牙忍嘛,想不通,也咬牙忍嘛。那天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揣把刀,捅他几个!...

Read more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2008年6月12日,阴,小雨 友人鲲鹏驾车来温江喝茶,闲聊之间,说要给我引见访谈对象。于是说走就走,直趋靠近青城外山的柳街镇。沿途看见若干救灾兵营,都扯起“某某铁军”的横幅。钢甲战车蓄势待发,不晓得给这个世道平添的是安祥还是不祥。 下午两点多钟,我们抵达柳街镇尾一家庭洗车场,主人康玉江夫妇迎出屋外,热情招呼。一番客套之后,我们穿过麻将正酣的前厅,钻入狭窄的天井,20出头的花季少女康吉就躺在天井右侧一杂物间内。 鲲鹏谢绝了彼父母的端茶送水,又转头安抚彼女儿的蠢蠢欲动:扭不得扭不得!我找著名专家康老师仔细看了你的片子,骨头有些错位,韧带有些拉伤,甚至水肿,外行还以为腿上麻痹的原因在腿上呢,可不是……...

Read more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2008年6月21日,晴间阴,毛毛雨 离开桑枣中学时,心情有些惆怅。不知为什么,突然记起柏拉图记录的苏格拉底遗言:动身的时刻到了,我们各走自己的路。我去死,你们来活,何者为佳,唯上帝知道。 归途中没人说话,大家的脑子仿佛锈住了,只木然地盯着窗外。公路两旁散落的地震棚,时而密集时而稀疏,如随意性较强的庄稼。一对野狗正忙着交尾,互相拉拉扯扯,居然搞到了路中心。唉,寻欢作乐、不顾死活的畜生啊,你们的主人是否还活着? 顺便拜访位于绵阳远郊的黄土坡地震灾民救助站,一个戴红袖套的执勤人员挥手拦截,大毛摇下车窗,出示《摄影记者证》。红袖套说:不行不行,上级规定,这儿不能拍照。大毛说:参观可以吧?不待回应,就轰的进站了。...

Read more

《纪念邓贵大同志》-作者:胡锦涛

邓贵大同志是本国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扑灭中国的抗日战争,受中国共产党和巴东县党组织的派遣,不择手段,爬到招商协调办主任一职。去年春上到野三关镇,后来到雄风宾馆梦幻城强奸少女,强奸未遂不幸以身殉职。一个中国人,毫无利人的动机,把中国官员的纵欲事业当做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和谐社会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理解社会主义的丑恶现象,社会主义的有产阶级要忘记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邓贵大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捞够所有财钱,奴役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奴役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请注意夏霖律师的博文: "……屈指一算,已经14天没有吃药了。" 以上是夏霖律师在五月二十四日发的一篇看似不经意的自言自语的博文。很多人也许纳闷,他怎么还有闲心说这些,我开始也不明白,猜测谁十四天没有吃药了,后来我明白了。我曾经做过精神科医生,我把自己的猜测给大家说说。 夏霖打这个哑谜是无奈,因为他目前的作为邓案的被委托律师的身份,以及他已经介入的此案的核心,按照国内的相关法律,在此案还没有完成刑侦工作前,他目前的身份是不能随意公开透露与案情有关的内容的。因此,迫于无奈,夏霖才用这种方式暗示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现在事态这麽的紧急,他怎么会有闲心发这么一段话呢?...

Read more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2008年6月1日,晴 接《底层》英文翻译老黄的越洋电话,告知《巴黎评论》即将登载我写的大地震专辑,不禁心潮起伏。自2005年秋季号以来,这是该刊第4次推出我的作品。 4月初,《底层》选译本《THE CORPSE WALKER》,意为《吆尸人》,由美国兰登书屋出版前夕,我曾手写了一封给《巴黎评论》主编菲利普(Philip)先生的致谢信:正值清明节,正值中国千家万户焚烧纸钱、祭祀亡灵、追忆祖先的时令,我却很遗憾通过这种“万里传书”的方式,向您表达由衷的谢意。因为没有你的慧眼相识,没有你和《巴黎评论》极有权威的不懈推介,也就没有我和黄文合作的这本关于中国底层的英文著作,在如此好的兰登书屋,恰逢其时地面世……...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中共喉舌新华网在几日前停止报导“女杨佳”杀死淫官案后,今日再次报导此事。其在报导中称当局已对民女邓玉娇刺杀淫官案定性为“涉嫌故意杀人”,并且正在“被立案侦查”。据悉,邓玉娇的家人已委托北京的律师代理案件维权。目前网络上对中共的谴责铺天盖地,网民愤怒,相互转贴,呼吁“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这篇转载自荆楚网的报导引述了5月18日巴东县公安局在互联网上对“5.10”案件的通报。在这个最新的通报中,有多处描述同12日通报有很大出入,包括被杀死的邓贵大和同行的黄德智要求强迫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变成“异性洗浴服务”,按倒变成推坐…...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据《解放军报》5月18日报导,该最新中央军委发布通告称:高级军官要避免奢侈浪费和贪图享乐的问题,为部属作表率。通告还下令军队加强对高级干部的监督,严肃查处各种违纪违法问题。 胡锦涛去年年底曾发表讲话,号召军人时时刻刻、无条件地服从党的命令。但一部分军官依然我行我素。挂着军队牌照的奥迪轿车和其他豪华车在中国许多城市街头随处可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军队问题专家、台湾智库中国高等政策研究会(Chinese Council of Advanced Policy Studies)秘书长杨念祖(Andrew...

Read more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2008年5月23日后晌,阴沉,凉爽 我们在农家乐路口消磨时光,村民们围上来盘问来历,我随口答“写字的”。一黑脸膛男人点头道:书法家嘛,胡乱刷几墨笔就能卖钱的那种。我只得注脚为“写书的”。黑脸膛又点头道:作家嘛,胡乱编个故事就能卖钱的那种。一少年道:叔叔,河那边有一个你需要的素材。我问啥子素材?死人么?我晓得对面垮山,埋了好几个正在种地和旅游的。少年摇头,并领我来到沟坎边,指着滑坡冲积而成的水湾湾道:看见素材没?那一段乌木。我抠着秃脑门,笑得很白痴。少年继续道:乌木是原始森林演变成的,埋好多好多年,这次又被地震给翻上来了。超级棒的故事哦,叔叔,就看你咋个编排了。我惭愧道:叔叔脑子震坏了,搞不成这样的作家活儿。那个姐姐脑子好用,你找她去。...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律师在看守所门口痛哭 阿波罗网友失声来稿: 有关邓玉娇案最新进展 5月21日下午,律师会见邓玉娇结束!!律师从看守所出来的第一句话是: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律师失声痛哭!!!电话中说的话,有些字听不太清,请大家谅解!!! 电话录音内容:我现在只有呼吁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哪位老师都可以,或者是贵阳市公安局物证技术鉴定中心的技术鉴定专家(我没听清名字一会再打电话确认)还有我的朋友,请他们寻求答复,有个技术问题需要帮忙:案发11天或12天以后,遗留在乳罩内裤上的指纹或者其他物证还能否检测出来能否提取出来!要考虑到案发地点属于比较潮湿的山区这个因素,还有内裤和乳罩比较光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