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osts

  •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经过太多次的交手,所有的东西包括他们自己,都被我完全看透了。面对无数次生命威胁,无数次肢体威胁,我曾经非常认真地考虑,一切是否值得,是否需要冒这样的危险。最早的是说只要我去香港拿学位,一定是有去无回的。经过考虑,我决定面对一切。于是我买了很重的保险,一旦回不来,我的儿子会有一笔足够他长大的生活费、教育费。于是我去了,一切置之度外。我每天在街上逛三、四个小时,可是我安然回来了。回来以后,仍然几乎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威胁,渐渐地,籍借信仰的力量,我横下心来准备面对任何可能发生的结果,无论发生什么,都以...

  •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r by a subsidiary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t the middle of the conversation withtheir CEO, it was interupted. I know then this opportunity will belost. This just have happened for so manay times, I have...

  •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Some friends doubt that all the things are just my imaginationafter reading this blog. I am not surprised. But actually I have proven all these. Please take some time tocheck those dump pictures. If anyone has some understanding ofcomputer, he should...

  •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媒体思想之熊培云专栏 中国人失去想象力了吗?这真是一个问题了。前些天,山西砖窑的黑烟冒出来后,许多铁石心肠的人都被熏得眼泪直流,甚至那些终日冥思苦想“中国之黑暗”的专业人士在面对这么一连串丑事时也会被震惊得无法动弹。辗转反侧中,人们忍不住责问自己的想象力为何如此贫乏,以至于在遭遇现实突如其来的一击时竟然慌了手脚。 笑蜀先生也许是彻底愤怒了。对于这一情景,他说山西黑窑奴工事件本质上是“一场叛乱”。当然,这场发生于日常生活中的“叛乱”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全人类的。在21世纪的今天,它变魔法一样颠覆了我们所有信念与价值的底线。...

  •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前两天去见了那份COO的工作。那是个小型的国际公司,他们邀请我做中国公司的COO,即首席运营官。我们谈得很好,他们承诺除了工资以外,还可以支付一定的红利或者股份给我,并要求我主持中国的业务开展和运营工作。但是,在我们会谈的过程中,对方接了三个紧急电话。他告诉我其中一个是他们国家的领事打来的,之后他们的态度就变得冷淡很多。我知道,感谢某些人士的辛勤工作,而再次剥夺了我这一份工作。原本就在预料当中,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失望。 I went for the interview of a position of...

  • 面对逆境,我坦然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因为所有控制我的上网行为的方法全部被我破解了,贱狗们只好无耻地不让我开机了,于是我只能使用网吧的电脑来上网工作。他们确实有相当的势力,可以在我外出的时候随意进出我的家,可以在我的电脑上随意加任何内置的装置,也可以随意刷新我的Bios,但是好在还有无数的网吧。即使在网吧,他们还是可以随意登陆我使用的电脑,但是只要我可以正常地开机,他们就无法阻止我做想做的事情。 张某生性不羁,不受管束。要我做被狗监管的狗,张某宁死不为。呵呵,贱狗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我还能够快乐地生活,还能够反击。 最近读了一批哈佛商学院出版社的书籍,颇有一点点心得。尤其是读到UPS在供应链方面的经营管理时,有打开眼界之感,该公司可谓将供应链概念发挥到了极致,配送的货物总值竟然达到了世界经济总量的2%,不可谓不成功了。作为一个在供应链和物流方面工作了二十年的管理人员,他们的做法基本上我一看就明白可以如何操作,如何管理。如果给我一个中型的公司,二十年内经营成一个巨人我还是有一点点把握的。可惜贱狗缠身,有志难舒啦。...

  • 一个网友的说辞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今天,有一个网友找我聊天。她觉得我有点反社会的味道,呵呵。这一点恐怕我实在无法接受。难道一小撮贱狗们可以代表社会吗?难道卑鄙无耻的手段成了社会主流? 张某平生清清白白,我的儿子更加年幼无知,我的母亲一生勤恳,难道我们就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难道这一小撮贱狗们就可以代表所有的当权阶层? 恐怕我对此永远也无法接受,即便是当权阶层,在我的眼里也还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我的眼里,只有法律才是至高无上的。任何人都没有凌驾于法律的特权。 我平时就很讨厌所谓老百姓这样的说法,其潜在意识中就把所谓当权阶层分别开来了。但是在我的眼里,所谓当权阶层没有半点比我高尚的,同样他们的职位其实让我去做的话一定能够干得更好。...

  •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试图打开中国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举报网站,目的当然是要举报。 但是,由于贱狗们的辛勤工作,我一直无法连上去。 呵呵,你们害怕吗?你们不是一直振振有词地的坚持自己的正当性,一直试图把整件事情说成是我的错吗? 为什么不自由地让我去举报呢?如果你们的行为是合法的,你们有什么需要害怕的? 你们在暗中发抖吧?一群懦夫。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只是手下留情,否则我早就死掉了吗? 我准备好死亡了,来吧?如果你们不是一群懦夫,就行动吧。 如果你们不是一群垃圾人渣,就拿出你们的胆量来,让我们正面冲突吧。呵呵,我知道你们不敢。你们除了恫吓,搞阴谋小动作,别的什么都不敢,...

  •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09 November 2009 ( #读书笔记 Thoughts when reading )

    周世宗举中原百郡之兵,南征李景。当是时,周室方强,李室政乱,以之讨伐,云若易然。而自二年之冬,迄五年之春,首尾四年,至于乘舆三驾,仅得江北。先是河中李守贞叛汉,谴其客朱元来唐求救,遂仕于唐。枢密使查文徽妻之以女。是时,请兵复诸州,即取舒、和。后以恃功偃骞,唐将夺其兵,元怒而降周。景械其妻,欲戮之。文徽方执政,表乞其命,景批云:“只斩朱元妻,不杀查氏女。”竟斩于市。郭延谓不能守濠州,以家在江南,恐为唐所种族,遣使谓金陵禀命,然后出降。则知周师所以久者,景法度犹存,尚能制将帅死命故也。绍兴之季,虏骑犯淮,逾月之间,十四郡俱陷。予亲见延淮诸郡守,尽扫官库储积,分寓京口,云预被旨许令移治。是乃平时无虞,则受极边之赏,一有缓急,委而去之。寇退则反,了无分毫缝于吏议,岂复肯以固守为心也哉。...

  •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以前有几次,我的网吧工作的时候,把贱狗们逼的落掉网吧的电闸,或者是断掉了网吧的连线。今天更搞笑,因为我把电脑里面的网络盘禁用了,贱狗们失去对我的控制。于是拼命向网吧老板投诉,搞到老板要过来求我不要禁用了。 哈哈,真是人才啊,一等一下贱无耻兼无能的人才,脸皮之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是绝对赶不上的。 我只是一个一天正式电脑课都没有上过的业余人,哈哈,实在是佩服他们的脸皮。我想他们应该都是没有胡子的,象太监一样,那么厚的脸皮胡子怎么能穿得透? 要是我的话,宁愿跳楼也不会这样做,顶多另找一份别的工作就是了。呵呵,大概他们也没有男人的那项特征吧,所以长不出胡子。呵呵。...

  •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Sunday, 11. March 2007, 15:25:54 今天,贱狗们死活不敢让我上网,每次不行的时候,就使出绝招,让我的电脑死机,这是用硬件遥做的,我破不了,于是从头再来,到最后,还是上来了. 从此可以看出贱狗们的虚弱,强大的人是不会害怕的,让你来好了,随便你怎么来,对吗? 呵呵 ,现在已经慌了?我还想整整干一年呢. 我说过,我以后是为了我爱的人活着,其他一切可以不计了. 越来越多的朋友给我以鼓励,给我继续下去的勇气.谢谢你们. Today, cheap dogs never dared...

  •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坦率地说,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喜欢。因此,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什么都好。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它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民主确实会使公民走上街头,举行集会,从而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民主使一些在非民主条件下很简单的事务变得相对复杂和烦琐,从而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往往需要反反复复的协商和讨论,常常会使一些本来应当及时做出的决定,变得悬而未决,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还会使一些夸夸其谈的政治骗子有可乘之机,成为其蒙蔽人民的工具,如此等等。但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 文摘并评论: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近一时期,公民因涉嫌“诽谤”或“造谣”而遭执法机关行政拘留的案子时见于报端。继重庆彭水诗案、山西稷山诽谤案、山东济南红钻MM“造谣”等案件之后,近日,海南儋州两位中学教师又因在网上发帖,用山歌讽刺当地政府迁校的决定,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对市领导进行人身攻击为由,处以行政拘留的处罚。以上这些案例都具有某些共同特点,一是公民言论所涉都是公共事务,二是依照执法机关解释,其言论都有失实之处。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这一宪法原则体现了人类先进文化,标志着一个社会的进步。今天,已经没有人对此提出公开异议,但对此的理解却言人人殊,所以值得加以澄清。所谓言论自由,其实是包括了正确与谬误在内,尤其是偏重于政府甚或公众认为是谬误的言论。道理很简单,如果只允许发表正确的言论,...

  • 我的博客My blog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我并不是太紧张我的博客的访问数字,因为我早就知道那是可以做假的。从最早开始,小狗狗们就在这个上面做假。最好笑的是,我的一个博客一开的第三天统计数字就到了1800,可是当我一刷新后,数字居然马上变成600多了。于是我明白我不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以他们在国内网站的授权,大概做这个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不过也许是靠一些黑客手段?否则不如都封掉不简单很多?其实他们做过,我的myopera和google博客都被封掉了,不过我建立了更多。所以,这些访问数字按照我的推测,乘以十大概就接近了。否则他们不会这么紧张,天天派十来个服侍我。...

  •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09 November 2009 ( #读书笔记 Thoughts when reading )

    咸丰十一年三月十三日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二月二十三日信,知家中五宅平安,甚慰甚慰.余以初三至休宁县,即闻景德镇失守之信。初四日写家书,托九叔处寄湘,既言此间局势危急,恐难支持,然犹意力攻徽州,或可得手,即是一条生路。初五日进攻,未能诱贼出仗。是夜二更,贼匪偷营劫济已断,强中、湘前等营大溃。......目下值局势万紧之际,四面梗塞,接济已断加此一挫,军心尤大震动。所盼望者,左军能破景德镇、乐平之贼,鲍军能从湖口迅速来援,事或略有转机,否则不堪设想矣。从军以来,既怀见危授命之志。丁、戊年在家抱病,常恐盍逝镛下,渝我初志,失信于世。起复再出,意尤坚定,此次若遂不测,毫无牵恋。自念贫偻无知,官至一品寿逾五十,薄有浮名,兼秉兵权,忝窃万分,夫复何憾!惟古文与诗,二者用力颇深,探索颇苦,而未能介然用之,独辟康庄。古文尤确有依据,若遽先朝露,则寸心所得,遂成广陵之散。作字用功最浅,而近年亦略有入处。三者一无所成,不无耿耿。...

  •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09 November 2009 ( #关于电脑和网络 About PC&net )

    Friday, 26. January 2007, 05:55:29 他们最敝帚自珍的是他们的电脑监控技术,说实话,我破不了,破的了也没有用,因为这绝对不是纯电脑技术,关键的是他们的职业特权决定了这一点。 首先,他们肯定在我的主板内植了一个红外线接收器。我的主板是没有这个东西的,但是支持这项功能。接收器必须另装,理论上必须伸出机箱,但如果发射器功率够强的话,就不必要了。我为甚么这么肯定呢?因为有一天我回家,看到Bios设置的密码没有了,所有的Cmos设置也没有了。这项改变绝不可能遥距完成,即使Intel或者Microsoft也不可能,因为要做主板放电的。要跳线,就是说打开机箱,将Cmos设置的保存的三根针中间的连接帽的两根断开,再连接上另两根,然后再重新接回去。所以他们肯定进了我的家,然后再做的。既然可以进入我的屋子,那就无事不可为了。我的主板是VIA的KM400-M2,是OEM的,公开发售的只是KM400。我在网上能够找到的只有KM400的说明书,其图纸与我的主板差别甚大,所以无法拆除。理论上换一个主板可以解决问题,但是毕竟需要时间和心境。而且既然他们能进屋,就可做的事情太多了,防不胜防。鉴于他们的职业特权,进屋也许并不太难,我前几天一张重要的工具软件光盘就不翼而飞了,好好地放在CD簿里面,几乎天天用的,不可能不见的,所以不言自明。另外,我们的一位成员家中的电脑因为她的电脑技术被看不起,直接将红外线接收器的驱程装在电脑里面了,哈哈,被我看到了。...

  • 盛世诤言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夏商周秦西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我最近教儿子中国历史的时候,教他这首我小时候学的顺口溜。还有就是我教他的,罗贯中的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教他的时候,我无意中重新细细品味了这两段话,品味一些从来没有想到的意思。 纵观中国的历史,从三千多年前夏启改变了禅让的统治换代方式,开始了父死子及的即位的家天下规律,到秦王赢政首称皇帝,再到近代的民国,中国走的是一条治、乱、再治、再乱的循环道路。这似乎成了一个怪圈,在这个怪圈里,中华民族走过了三千多年,从来也没有走出来。这似乎成了中华民族的一个诅咒,悬挂在我们的头上,三千多年概莫能外。...

  • 盛世诤言2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让我们转过脸去看看我们的邻国,美国建国(独立战争以后)垂二百多年,本土发生过的内战只有南北战争一次。而且这场战争是值得称许的,因为北方的胜利取消了奴隶制度,把黑奴从此解放出来,至少从其北方来说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对黑人而言更加是有益的。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占据着经济总量和水平世界第一的位置,至今近百年了。虽然我们占据那个位置的时间长很多倍,但是战祸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尽管他们有很多不尽如人意思的地方,甚至有很多令人反感的地方,但至少其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等都是世界第一的,至少现在还没看到衰落的迹象。...

  •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上周四的晚上,我又一次收到明确的恐吓,是绝对明确的恐吓,可惜在我的眼里,只是感到滑稽而已。 我家的楼下放置了台过滤水机,一块钱五升。周四晚八九点钟的时候,天下着雨,可是没有水喝了,于是我冒着雨下楼打水。 在我投币的时候,是被对着马路,突然感觉到有东西推了一下我的腰。于是回头一看,竟然有一台本田车在我身后,轻轻地碰了我一下。本来也没有什么,假如我是在大马路的话,只有庆幸没有被重重地撞上。可是我是在社区里面的小马路,一天也就过两三台车吧?而且这是一个死角,也不许停车的,汽车不可能开到这里来。路灯很亮,他不可能看不到我。...

  • 盛世诤言3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的状况。 前一向有一位高级官员在讨论我们自己的民主状况时,说过我们其实早就有了民主的架构,有政协、有人大。似乎我们的民主已经相当完美了,架构完整了。 其实,我们简单讲一下就可以非常清楚了。我们以省一级行政架构为例,通常省一级最高的行政官员从来不是省长,而是书记。省长能不能排到第二还不一定,要看书记的心情。然后省长通常是副书记,还有几位副书记的,其中一位会专门主持人大工作,还有一位专门主持政协工作。通常所有的省、市、县级别的主要官员全部都是人大代表。 这是民主吗?这是典型的家天下。...

  • 盛世诤言4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从最近的出口货物遭到美国舆论诋毁的问题,我有一点点深层次的想法。 从这次当局处理问题的手法和效果来看,还是相当不错的。基本上是轻轻化解了一个危机,可以说是危机处理的一个典范。没有以恶言相对,只是发布了一些数据对比资料,可以看出中国出口商品的问题,并不比别的国家更大,只是相对被夸大了。从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可以看出当局的危机处理还是有一定水平的。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这次相对而言,是比较简单的个案。除了有被别有用心的利用信息以外,主要还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当局做的,将相关信息公开,透明化,连消带打地解决了。不过我们看到的主要是国内的报道,国外的传播规模是否能抵消反面信息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方法对了,余下的手段问题总是好解决的,注意操作手法就可以了。...

  •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谭晶晶发自北京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周结束了上任两年来的 第二次中国之行 。然而就在她前来北京的当天--一条所谓"中国黑客袭击德国政府网络"的消息被德国媒体大肆炒作。由于之前就有消息说默克尔将主动提及可能引起争议的议题--这起 "黑客门"事件 --更为访问增添了几分不确定因素。 "黑客门"阴影笼罩访华前夜 8月26日--就在默克尔出访中国当天--德国《明镜周刊》援引德情报部门消息称--联邦总理府和3个政府部门的计算机系统感染了来自中国的木马病毒--意在窃取机密--并将幕后黑手直指中国情报部门。...

  •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新华网北京9月4日电(记者 林立平孙侠)外交部发言人姜瑜4日在北京表示,最近有关中国军方对美国国防部实施网络攻击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 “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和依法严厉打击包括黑客行为在内的任何破坏网络的犯罪行为。在中美致力于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中美两军关系呈现出良好发展势头的大背景下,有人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妄称中国军方对美国国防部实施网络攻击,这是毫无根据的,也是冷战思维的体现。”姜瑜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 “我们认为黑客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中方也经常遭到黑客的袭击。中方愿与其他国家一道,采取措施共同打击网络犯罪。在这方面,我们愿意加强国际合作。”姜瑜说。新华网北京9月4日电(记者林立平孙侠)外交部发言人姜瑜4日在北京表示,最近有关中国军方对美国国防部实施网络攻击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

  •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我今天早上又接到一个电话,明天又要去见工了。是一个规模相当不小的电子公司的总经理亲自打给我的,邀请我出任物流总监。几乎还没有谈什么,仅仅是看了我的简历,听口气他已经基本上决定请我出任那个位置了。 明天各位狗兄又要跟我出行了,呵呵,出出差也不错。大概各位狗兄不会满足于仅仅跟跟我而已,大概还是会出手的。又如何呢?该做的事情,我不会不做,尽人事以听天命吧。我可以想象到,各位狗兄的后台是非常高层的。我已经闹出如许局面还不能让狗兄们放弃,总是要倚仗一些大势力的。那又如何呢?还是那句话,尽人事以听天命而已。...

  •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在中国,自古就有兵匪一家的谚语。我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这种感觉,于是印象不深,没有感觉。昨天,终于让我亲身经历了一回,有了亲身的体会。原来这次的面试机会,竟然是贱狗们设定的一个局! 通常我收到面试通知后,都会上我求职的两个网站查查该公司的资料,然后做相应的准备。但是,前天在上求职网站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登陆,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于是我明白是贱狗在作祟。但是我还没有想到这是贱狗设的局,只是认为他们想阻挠我面试而已,因为打电话给我的人太熟悉我了。所有我的资料他都知道,如果不是收到我的电邮不会这样的,当然贱狗更是了如指掌。...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