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osts

  •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2008年12月8日深夜,刘晓波先生在家被警方带走,迄今未归,据悉,刘晓波先生是因发起和签署《零八宪章》而被拘押,对此我们深表关切和担忧,并强烈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先生。 我们与晓波先生一同签署这份宪章,是共同分享对于当下中国现实问题的认识以及所感受到的紧迫,分享我们对于祖国前途命运的责任感,分享我们民族前仆后继、孜孜以求自由平等的共同理想。 因为分享着共同的思想和理想,我们与刘晓波先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宪章如同我们的灵魂,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宪章的肌体,我们互相之间是一个整体。如果刘晓波先生因为签署宪章而遭受伤害,那么也是我们对每一个人的伤害。如果刘晓波先生不能自由,那么我们每一个人也同被囚禁。...

  •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4年前,劣质奶粉事件在安徽阜阳爆发,一批官员也因此被问责。如今,多数问责官员重获要职。被撤职的原阜阳市工商局分管市场监管的副局长杨伟,目前调往安徽省的一个地级市工商局担任副局长。被责令辞职的原阜阳市卫生局分管食品卫生的副局长丁丽玲重新被任命为该局副局长。 此外,原阜阳市市长刘庆强在被问责后相隔一年多时间,调任安徽省环保局担任局长。(今日本报A13版) 2004年,安徽阜阳因“大头娃娃”奶粉事件而“声名鹊起”。就在人们似乎逐渐将其淡忘之际,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的骤然爆发,令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旧事重提”--曾经激起舆论问责狂潮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最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

  •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蒋正华,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人口专家。1937年10月生,1958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电机系,1958-1980年在该校自动控制系任教,1980-1982年在印度孟买国际人口研究院读研究生,回国后在西安交大系统工程研究所任讲师、教授。1984年在西安交大建立人口研究所。 研究所成立一年多,蒋正华就接受了李成瑞“60年大饥荒死亡的人数研究”的这个课题。李成瑞是一位资深的革命老干部、副部级高官,直到晚年还保持着坚定正统的共产主义信仰。1956年后任国务院副总理、财政部长李先念秘书多年,后任国家统计局局长。他在统计局长任期内,主持了1982年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因此对人口问题有相当深的研究。...

  •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尊敬的欧洲议会议员,各位关注和努力推进人权的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好! 非常感谢欧洲议会把2008年的" 萨哈洛夫思想自由奖" (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颁发给我的丈夫胡佳。由于目前胡佳仍然被关押在监狱,我们的通信受到审查,我们见面时隔着玻璃的通话也被监听,胡佳和我没有机会直接讨论他获奖一事。2008年11月21日我去北京市监狱访问他时,我们分别事先受到警察的警告:不能谈论萨哈洛夫奖一事,否则隔着玻璃通过电话的交谈会被立即切断。...

  •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链接:http://www.bullog.cn/blogs/zhaomu/archives/249160.aspx 中国肾结石婴儿的家长,星期四在大陆网络发出呼救,指他们的维权网站“结石宝宝之家”因持续受到攻击,几乎无法打开。该网站创建者赵连海先生星期四对本台表示,他们的网站已经连续6天受到攻击,他已发出求救,希望获得技术支援,赵先生同时谴责攻击者是丧尽天良。 据本台了解,上周末开始受到攻击的大陆毒奶粉维权网站“结石宝宝之家”,持续受到不明身分的网络黑客攻击,患儿家长很难登陆该网站。其中一位家长星期四在...

  •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09 November 2009 ( #时事评论 Current affairs )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最近从河南省公安厅获悉,今年1月至9月,河南省共查处民警违法违纪案件436起,涉案民警492人,较2007年同期分别上升15.3%、12.6%。据透露,仅在10月份,省内就连续发生5起当事人在派出所非正常死亡的案件,其中一名当事人在派出所“自杀”,脖子上有明显皮带印痕、青紫并有淤血,头部、脸部和膝盖有渗血伤痕;一名当事人被多名民警、联防队员“用脚乱跺”,活活打死…… 在中国的行政权力结构中,派出所是公安机关在基层的派出机构,是对地方社会治安负有直接责任的公安行政单位。 一般说来,案件当事人被民警带到派出所,要么是警方要就案件有关情况对其进行询问、调查,要么是因为其涉嫌违法犯罪,需要对其采取强制性限制措施。从最基本的角度看,派出所首先应当是一个能够提供安全保障的地方,一个公民被带到派出所之后死于非命,这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常的。...

  •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华盛顿--在纪念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发表60周年之际,300多名中国公民12月10日签名支持《零八宪章》,要求中国政府加强尊重人权和政治自由。 自《零八宪章》于12月9日公布以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遭到政府压制,在宪章上签名的异议作家刘晓波被中国当局关押。 12 月1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Sean McCormack)针对上述事件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停止骚扰所有以和平方式表达渴望国际认可的基本自由的中国公民"...

  •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滴血收容站长”咋成煤炭局副局长? 昨日,一篇博客上一则几十字的博文意外引发波澜:曾经轰动全国的湖南涟源“滴血收容站”事件主角肖笑华,早已“悄然”成为这个以煤炭为主导产业的县级市的煤炭工业局副局长。 网友:这样的官都不倒? 博主说,在浏览12月17日发生于当地的一则矿难报道时,意外发现涟源市煤炭局分管煤炭生产安全的副局长叫肖笑华。“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再一搜索,发现他是当年被多个媒体揭露黑幕的涟源收容站站长。” “滴血收容站”事发2003年,当时媒体报道称,从1996年到2002年11月份,涟源收容站利用扣人索钱的手段,从一万多名农民身上获取现金320万元,并发生人员致死案件。肖笑华时任该站站长。...

  •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09 November 2009 ( #文摘 Digests )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联合报╱社论】 2008.12.09 02:00 am 台湾今年最夯的电影是《海角七号》,从日据时代与今日的两段台日恋情,来叙说台湾的草根故事;德国今年最热的电影则是《恶魔教室》,从现今的一所高中的教室,回头阐释纳粹运动的发生与运作。 《海角七号》里头其实也有些政治元素。乡民代表主席利用特权,为续弦妻之子阿嘉开创人生新境;这样的政治陈述,使人性从政治机器中逃逸解放出来,充满谅解与宽容;但是《恶魔教室》,则是述说民粹政治对于人性渗透与剥削的过程,用解剖学的手法呈现了民粹政治在心理及社会层面的机转,动人心魄。...

  • 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争斗后,被禁用了一个多月的电脑又重新被我弄好了,终于又可以用来上网了,呵呵,真过瘾。 被禁用的原因太简单了,所以我实在没有想到,也实在没有想到有关人士的无耻程度。其实,他们只是在我的IDE数据线上做了手脚,所以仍然能够使用,却很容易被他们控制。我换了一根新的,就解决了。这些酒囊饭袋,我以为他们一定会使用很先进的手段,万万没有想到会潜入我家做这种幄龊的手脚,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他们的道德水准,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量,愚蠢! 这些天是比较艰难的,有点沮丧,只能够跑到网吧做事情.所幸的是,一直有佛陀与我同在,每次在心里默念心经,总是能够让我得到心里的平静....

  • 我用的火狐

    09 November 2009 ( #关于电脑和网络 About PC&net )

    用Process explorer查看,我用的浏览器Firefox是JVM版,当然不是我装的,而是被人换的. 这是我查到的资料: JVM 中科永联高级技术培训中心(www.itisedu.com) JVM(Java虚拟机)一种用于计算设备的规范,可用不同的方式(软件或硬件)加以实现。编译虚拟机的指令集与编译微处理器的指令集非常类似。Java虚拟机包括一套字节码指令集、一组寄存器、一个栈、一个垃圾回收堆和一个存储方法域。 Java虚拟机(JVM)是可运行Java代码的假想计算机。只要根据JVM规格描述将解释器移植到特定的计算机上,就能保证经过编译的任何Java代码能够在该系统上运行。...

  • 对事实真相的推测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经我的反复推敲,对贱狗们行为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在进行一项高级别的实验,而我们恰巧不幸成为了实验品. 否则,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些大机构花费十多年的时间,无数的资金、人力、技术对我们全家进行跟踪、迫害。我们没有这样的价值,我们不是大富、不是要人,更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 十年来,每天都有人出现在我的左右,暗示我是如何的不好,如何令人不齿,大多数人我根本就无一面之识。开始,我是采取对抗的心理,因为我自觉虽非好人,但绝对与人无伤。我一生正直做人,捐助过贫困儿童学费,多次捐过血,敬老爱幼,拼命读书工作,固然脾气不好,但绝对没有理由引起这么多人的恶感,何况大多数这些家伙根本就不认识我。...

  • 似乎公开化了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今天早上,我约了朋友打球,一切都是以短信联络的,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当我出门的时候,隔壁的门同时开了,这位仁兄与我同时出门,然后走同样的路,以大致一样的步伐,以同样的时间走到球场附近,然后就消失了.呵呵,我知道,这是在发讯息给我.告诉我,无论我到了哪里都会有人如影随形,我在打入这些字的时候,房间的墙被敲响了,呵呵. 其实大可不必,在我去香港、在医院等等地方,这一年多我收到的讯息是随时随地的。只不过一直是用间接的方式,这次是公开化了而已。在我经过了生死的考验以后,不会再有任何威胁能够令我害怕了。所以我只是淡然一笑。...

  • 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ve heard the sound of arrow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今天,贱狗们死活不敢让我上网,每次不行的时候,就使出绝招,让我的电脑死机,这是用硬件遥做的,我破不了,于是从头再来,到最后,还是上来了. 从此可以看出贱狗们的虚弱,强大的人是不会害怕的,让你来好了,随便你怎么来,对吗? 呵呵 ,现在已经慌了?我还想整整干一年呢. 我说过,我以后是为了我爱的人活着,其他一切可以不计了. 越来越多的朋友给我以鼓励,给我继续下去的勇气.谢谢你们. Today, cheap dogs never dared to let me log on to internet. Everytime...

  • 与贱狗的控制与反控制 Control and anti-control activities between me and the cheap dog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因为我们都选择了必须让我每次开机都要进行一次Ghoast image的重装,因此每天只要我开机,我们都要忙乱好一阵子,玩弄着越来越丰富的控制与反控制手段. 其实我有点可怜他的,我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昨天我整整上网十多个小时,悠然听着贝多芬和德沃夏克,肖邦,弄到晚上十一点多,大概他累得实在不行了,大声地敲着我的墙壁.呵呵,不好意思.大概除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如此强悍的监控对象了,你我都不好运.谁让你做的是如此下贱的工作?监控、骚扰守法公民? 就算我十恶不赦,那么一个孩子呢?一个九岁的孩子有什么罪过?你们天天骚扰他?让他无法集中精神读书?无法好好睡觉?难道你就没有那怕一点点良知?...

  • 这两天的工作 What I am doning for these two day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这两天,我一直在上传一些我外出旅游时候拍的很美丽的风景图片,希望丰富我的博客的内容,可以吸引更多的网友到此一游. 只是贱狗总是想方设法阻拦,我就想方设法地反阻拦,一来一去的攻防战,到是挺有趣的.到最后,他往往拦不住我,我总是能做到我想做的,只是被迟延而已. 假以时日,我会将这个博客做到人尽皆知,到时候会怎么样呢?这个我交托到上天的手上. I have been uploading some beautiful pictures taken by me when traveling to this...

  • 我的博客的统计 The statistics of the visitors to my blog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从Opera提供的统计数字来看,我的网友来源愈来愈广泛,遍及全中国及美国很多个洲,以及一些亚洲国家.随着我最近将工作中心转移到国外,并开始用双语写文章,我想会将这个博客做到街知巷闻的.既然他们删除我在国内的所有的帖子,我没有选择,只好转向国外. 有点意思的是,我写的有点象战地日记,每天记录着与贱狗们的斗争,有来有往的.我基本上没有考虑好怎么写,没有谋篇,没有起承转合,只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因为每天我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贱狗们做控制与反控制的较量,还要做很多其他事情,所以只好马虎一点了. 随着流量的逐渐增大,我希望有心的网友帮助推广一下.我知道有一些网友已经在帮我的忙了,谢谢你们....

  • 实在无法明白 I can never understand thi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有关部门人员的脸皮之厚,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以电脑技术而言,他们其实已经完败于我的手上.经过两年的交手,现在我基本上可以完全控制我的电脑,使用电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有关部门在内置遥控装置在我电脑的情况下,只要我开机,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居然完全无法控制我.搞到要入屋偷我的光盘,在我的cable上做手脚.而在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后,仍然完全无法防止我做任何事情. 难道这还不叫做完败? 这帮子酒曩饭袋只有靠我去煲汤给儿子喝的时候趁机做一大堆假线程,用光我的CPU资源,让我死机.可是不用多久,我又上来了.而且将他们的控制程序删个干干净净,气得直敲我的墙壁....

  • 我还是上来了,还是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I can still go up here and do whatever I want to do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我昨天对贱狗们的奚落让贱狗们很是不爽,着实疯狂了一下子.一度似乎可以令我无法开机自检,但是,经过主板放电以后,我迅速搞好了.马上就可以重整,五分钟内,就可以重新使用了. 在我做事情的时候,贱狗好生挑衅了一回.我只是不动声色地弄好了,马上鸦雀无声.一副轻浮没有文化的嘴脸,实在令人瞧不起. 贱狗们使用的竟是这等素质的员工,济得甚事?纯粹饭桶一帮.基本上,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机会了,以后我不会让他们有机可乘,使用一些在数据线上做手脚这样的粗浅方法搞掂我. It made cheap dogs quite upset...

  • 酒囊饭袋们的的招数 The methods stupid dogs are using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酒囊饭袋的招数已经用穷了,唯一现在还能做的,就是拖延我的工作时间.他们明白,自己已经完全无法控制我用电脑在网络上面做任何事情,惟有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创建空进程占用我所有的系统资源. 但是他们也明白,这个招数早就被我破解了,只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偶一为之.只要我留意这一办法,很容易地就坡解掉.即使偶一成功,我也只不过重新用Image重装一下系统,或者加上主板放电而已. 我终于对古龙的话有所体会了,那些讲究身份的人是比较高尚的.如果他们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东西,自然可以无所不为.对此,我彻底服了,只是学却学不来.我还是觉得:大丈夫有所不为.实在下三滥的事情,真的不是不想做的,更不是想不出来.很多时候想出来了,也很想做,只是我实在做不出来,这是我最吃亏的地方....

  • 来吧,我也红了眼了 Come on, you guys. I am ready.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贱狗们恼羞成怒了,开始叫嚣,开始挑衅.我知道,也许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他们想下毒手. 这不是第一次了,前两次我在措手不及之下吃了一点小亏. 这次不同了,我已经重新锻炼身手半年了,而且有了别样的利器. 来吧,我知道你们迫不及待了.我何尝不是如此,我的眼睛也已经红了. 我也在愁没有理由大干一场呢,让我们来见个真章. 我要是发抖,我就不是我母亲的儿子,我儿子的父亲. 来吧,记得派几个壮点的,不然我不好下手. 你们知道我的脾气,知道我不欺负妇孺.我也知道你们会利用这一点,派一帮练好阵势的家伙来对付我,让我吃亏,这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了.我的儿子也是妇孺,我的母亲也是,但是你们什么时候容情过?...

  • 效泼皮所为 Acting as rascals.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今天,贱狗们的战法终于有了一点点改变,只是更加不堪了.就是不停地在几个进程里建立空线程,占用我的系统资源,然后伺机弄停我的电脑. 我中止那里他们搞鬼的进程,然后重新启动,然后他们又再重新建立空线程.周而复始,总之就是死缠烂打,效泼皮之所为.我是看不到一丁点专业人员的风度.当然,要他们显示风度,无异缘木球鱼,他们根本就不是那种等级的人. The fighting methods of the cheap guys finally is changed a little bit, but worse....

  • 今天我大获全胜 I win today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今天我在电脑和网络上面大获全胜,做了所有我想做的事情,而且为所欲为.纵然贱狗耍尽花招,全无用处. 他的伎俩早已经穷了,只好耍无赖.奈何无赖也没有用. 大概此番,要让领导痛骂了,我同情他. 大概此刻他很不得拿把大锤跑到我的房间大敲一番,对不起,我不能满足你的愿望. Today I win all, on my own computer and also on the net. I do everything I want to do. I can do anything I want to do,...

  • 生活仍然在继续 Life is just going on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无论是雷鸣电闪还是风和日丽,是晴空万里或是云飞满天,生活仍然在继续着.表面的平静也许深藏着暗涌,所以,我只以平常心待之,心平气和,波澜不兴.不过工作也还是在继续,即使没有人督促,也没有报酬. 依旧是上网做事情,依旧是时刻面对伺机暗算,这一切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没有惊,也没有喜.如同吃饭、睡觉一般,一般生活琐事而已,不足萦怀。 他们的工作重点有点转向我的儿子,也许我儿子确实患有一点抽动症,也许根本就是捏造出来的,象我的锥间盘突出一样。 有朋友问我,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言下之意,是不是你的臆想?我很理解,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贷半是不肯相信的。谢谢朋友仍然有所疑问,至少她们还没有把我看成疯子或者白痴,至少她们还相信我这个人,因为我这个个人她们才会至少半信半疑。...

  • I am still alive to this blog. 对于这个博客来说,我还活着。

    09 November 2009 ( #我的故事 My Story )

    They have done so many things to keep me away from the net. My computer is down again, abosolutely not because of any normal problem with my software or hardware. Since I have been playing PC for over ten years and it will quite an easy job for me if...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