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Follow this blog Administration + Create my blog

我的故事 my story

我还是上来了,还是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I can still go up here and do whatever I want to do

我昨天对贱狗们的奚落让贱狗们很是不爽,着实疯狂了一下子.一度似乎可以令我无法开机自检,但是,经过主板放电以后,我迅速搞好了.马上就可以重整,五分钟内,就可以重新使用了. 在我做事情的时候,贱狗好生挑衅了一回.我只是不动声色地弄好了,马上鸦雀无声.一副轻浮没有文化的嘴脸,实在令人瞧不起. 贱狗们使用的竟是这等素质的员工,济得甚事?纯粹饭桶一帮.基本上,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机会了,以后我不会让他们有机可乘,使用一些在数据线上做手脚这样的粗浅方法搞掂我. It made cheap dogs quite upset...

Read more

酒囊饭袋们的的招数 The methods stupid dogs are using

酒囊饭袋的招数已经用穷了,唯一现在还能做的,就是拖延我的工作时间.他们明白,自己已经完全无法控制我用电脑在网络上面做任何事情,惟有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创建空进程占用我所有的系统资源. 但是他们也明白,这个招数早就被我破解了,只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偶一为之.只要我留意这一办法,很容易地就坡解掉.即使偶一成功,我也只不过重新用Image重装一下系统,或者加上主板放电而已. 我终于对古龙的话有所体会了,那些讲究身份的人是比较高尚的.如果他们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东西,自然可以无所不为.对此,我彻底服了,只是学却学不来.我还是觉得:大丈夫有所不为.实在下三滥的事情,真的不是不想做的,更不是想不出来.很多时候想出来了,也很想做,只是我实在做不出来,这是我最吃亏的地方....

Read more

似乎公开化了

今天早上,我约了朋友打球,一切都是以短信联络的,完全没有说过一句话.当我出门的时候,隔壁的门同时开了,这位仁兄与我同时出门,然后走同样的路,以大致一样的步伐,以同样的时间走到球场附近,然后就消失了.呵呵,我知道,这是在发讯息给我.告诉我,无论我到了哪里都会有人如影随形,我在打入这些字的时候,房间的墙被敲响了,呵呵. 其实大可不必,在我去香港、在医院等等地方,这一年多我收到的讯息是随时随地的。只不过一直是用间接的方式,这次是公开化了而已。在我经过了生死的考验以后,不会再有任何威胁能够令我害怕了。所以我只是淡然一笑。...

Read more

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最近,似乎知道我的事情的朋友越来越多,每天只要我上QQ,总会有很多朋友加我.有的会问候我的情况,有的会隐晦地鼓励我.似乎影响越来越大,我也就有了更多的动力. 他们的登陆到我的电脑的各种方法全部被我破解贷尽了,实在没有办法,还是只好使用无线遥控,只要我一开机,楼顶的机器开得响声大做,几乎象开工厂一样.这样,他们就可以让我的程序的内存地址发生错误,无法启动.QQ就是这样.这样一来,似乎我就无法跟朋友们沟通了.但是,迟早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Read more

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ve heard the sound of arrows

今天,贱狗们死活不敢让我上网,每次不行的时候,就使出绝招,让我的电脑死机,这是用硬件遥做的,我破不了,于是从头再来,到最后,还是上来了. 从此可以看出贱狗们的虚弱,强大的人是不会害怕的,让你来好了,随便你怎么来,对吗? 呵呵 ,现在已经慌了?我还想整整干一年呢. 我说过,我以后是为了我爱的人活着,其他一切可以不计了. 越来越多的朋友给我以鼓励,给我继续下去的勇气.谢谢你们. Today, cheap dogs never dared to let me log on to internet. Everytime...

Read more

与贱狗的控制与反控制 Control and anti-control activities between me and the cheap dogs

因为我们都选择了必须让我每次开机都要进行一次Ghoast image的重装,因此每天只要我开机,我们都要忙乱好一阵子,玩弄着越来越丰富的控制与反控制手段. 其实我有点可怜他的,我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昨天我整整上网十多个小时,悠然听着贝多芬和德沃夏克,肖邦,弄到晚上十一点多,大概他累得实在不行了,大声地敲着我的墙壁.呵呵,不好意思.大概除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如此强悍的监控对象了,你我都不好运.谁让你做的是如此下贱的工作?监控、骚扰守法公民? 就算我十恶不赦,那么一个孩子呢?一个九岁的孩子有什么罪过?你们天天骚扰他?让他无法集中精神读书?无法好好睡觉?难道你就没有那怕一点点良知?...

Read more

这两天的工作 What I am doning for these two days.

这两天,我一直在上传一些我外出旅游时候拍的很美丽的风景图片,希望丰富我的博客的内容,可以吸引更多的网友到此一游. 只是贱狗总是想方设法阻拦,我就想方设法地反阻拦,一来一去的攻防战,到是挺有趣的.到最后,他往往拦不住我,我总是能做到我想做的,只是被迟延而已. 假以时日,我会将这个博客做到人尽皆知,到时候会怎么样呢?这个我交托到上天的手上. I have been uploading some beautiful pictures taken by me when traveling to this...

Read more

气极败坏的笨蛋

这两天,我一直在不断地发邮件,到我所能够想到的境外新闻媒体,还有能想到的国内外政府网站。贱狗们紧紧盯着,气极败坏,却无法阻止,顶多是用最后的办法:建立空线程把电脑资源全部占用。呵呵,可惜这里是网吧,我移动一个位置,换一台电脑就成了,基本没有损失任何时间。 我一边兴赏着喜欢的音乐,一边工作,一边兴赏贱狗们想尽办法却完全无法阻止我的气极败坏,真是爽呆了。 他们当然想不到我竟然有如此胆识,如此纫力,想象一下,我每天工作十个小时,连续工作一年,想必会有一点点作用吧. 至于后果,我已经全部想好了,我愿意承...

Read more

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争斗后,被禁用了一个多月的电脑又重新被我弄好了,终于又可以用来上网了,呵呵,真过瘾。 被禁用的原因太简单了,所以我实在没有想到,也实在没有想到有关人士的无耻程度。其实,他们只是在我的IDE数据线上做了手脚,所以仍然能够使用,却很容易被他们控制。我换了一根新的,就解决了。这些酒囊饭袋,我以为他们一定会使用很先进的手段,万万没有想到会潜入我家做这种幄龊的手脚,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他们的道德水准,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量,愚蠢! 这些天是比较艰难的,有点沮丧,只能够跑到网吧做事情.所幸的是,一直有佛陀与我同在,每次在心里默念心经,总是能够让我得到心里的平静....

Read more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今天有关人士够煞费苦心的,又在技术上做了改进,真是自强不息啊,可惜没用,我还是平安地上来了,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开心的讯息接踵而至,我仿佛已经听见了春的脚步声.春节过了,春天来了.让我们拥抱春仙子子吧.

Read more

<< < 1 2 3 4 5 6 7 8 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