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Follow this blog Administration + Create my blog

红卫兵档案-吴过(3-2)

“智擒王光美” 我们很难描述刘少奇是以怎样一种悲凉的心情迎来1967年的。据他的儿女们在一篇怀念文章中回忆:从表面上,看不出刘少奇有什么变化,但他的身体却明显地瘦弱下去。常常,一连好几个小时,他沉默着,一言不发,其内心里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1月1日清晨6点钟,刘少奇家的大门就被人叫开了。随即有人进来在院墙上贴了许多标语,并且用排笔在院子里的地上浓墨写了“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和“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决没有好下场!”两行大字。 1月3日傍晚,中南海造反队的二三十人闯进了刘少奇的住所,将刘少奇、王光美揪到走廊门口批斗达40分钟之久,强令刘少奇背诵毛主席语录,并勒令他每天去怀仁堂前看大字报。...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2-3)

红卫兵纠察队发出的一份份《通令》像雪片般撒向北京城的每一个角落。在8月27日发出的西纠第三号《通令》中,明确提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权随便宣布戒严,“尤其不允许拦截和检查首长的汽车!绝不允许以任何理由拦截军车!”“绝不允许任何人擅自查抄国家机关、查抄国家负责干部的家!我们要保卫国家机密!保卫革命老首长的安全!”《通令》还规定:“各商店现存的实用商品,若其商标不是反动的,不是黄色的,就可以继续出售,任何人都不要进行阻止,不要让坏人乘机破坏国家财产。”《通令》中还特别指出:“严禁围追外宾、归国观光的华侨和港澳同胞,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和正当活动。”...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2-1)

2-1、大串连 ——————————————————————————– 北京发出了总动员令 早在1966年6月初杭州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就这样表达了他的想法:全国各地学生要去北京,应该赞成,应该免费,到北京大闹一场才高兴呀!毛泽东要“天下大乱”,所以有此想法。 8月4日,汪东兴在八届十一中全会华东组会议上说:最近每天有上千学生、上百批来中南海接待室反映文化大革命的情况,若是一些是外地来的,实际上成了串连。8月16日,陈伯达在外地来京学生群众会上讲话,他根据毛泽东在杭州讲话的精神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来,到无产阶级革命的首都来,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策源地来,经过很多辛苦,不怕大风大雨,你们的行动很对!”陈伯达当时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他的讲话,实际上是大串连的一个号召和动员。...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1-3)

恰好在这时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三论”大字报底稿由江青转到了毛泽东手里,毛泽东看过后觉得颇对味口,应该抓住这件事做点文章。尤其是红卫兵在大字报中引用他昔日那句“造反有理”的语录,更使他感到高兴。8月1日,毛泽东欣然命笔,写下了《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一封信》: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红卫兵同志们: 你们在七月二十八日寄给我的两张大字报以及转给我要我回答的信,都收到了。你们在六月二十四日和七月四日的两张大字报,说明对剥削压迫工人、农民、革命知识分子和革命党派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他们的走狗,表示愤怒和申讨,说明对反动派造反有理,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同时我对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红旗战斗小组说明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大字报和由彭小蒙同志于七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大学全体师生员工大会上,代表她们红旗战斗小组所作的很好的革命演说,表示热烈的支持。在这里,我要说,我和我的革命战友,都是采取同样态度的。不论在北京,在全国,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凡是同你们采取同样革命态度的人们,我们一定给予热烈的支持。还有,我们支持你们,我们还要求你们注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们。对于犯有严重错误的人们,在指出他们错误以后,也要给以工作和改正错误重新作人的出路。马克思说,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自己就不能最后地得到解放。这个道理,也请同志们予以考虑。”...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1-2)

聂元梓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种她渴望得到的东西,心里升起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康老希望你注意北大压制文化大革命的动态,毛主席说过,大字报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必要的时候……” 密室里,一笔双方利益均沾政治交易立即达成了。 这天晚上的密谈后,聂元梓回到北大迅速找了几位“左派”青年教师,不分昼夜忙碌了几天几夜,几易其稿,终于在5月24日晚拿出了清稿。 5月25日大清早,聂元梓最后审阅了一次大字报清稿,然后让人用毛笔抄写出来,拿起毛笔,首先在大字报上签了名。其余6人也依次签了名,签名顺序是:聂元梓、宋一秀、夏剑豸、杨克明、高云鹏、李醒尘、赵大中。...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2-2)

有喉舌的推波助澜,红卫兵破四旧的“革命行动”迅速升级,抄家,砸文物,批斗黑帮,最后发展到对黑五类大开杀戒。 早在7月28日,江青就在一次会上煽动打人,她说:“我们不提倡打人,但打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是误会,不打不相识。” 8月22日,中共中央批准,转发了公安部给毛泽东、中央的报告《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其中规定:“重申警察一律不得进入学校”,“不准以任何借口,出动警察干涉、镇压革命学生运动”,“运动中一律不逮捕人”。负责公安工作的谢富治在甘肃、陕西、湖北和北京等省、市公安局负责人座谈会上说:...

Read more

红卫兵档案-吴过(1-1)

写在前面 ——————————————————————————– 1966年,人类历史上一幕大悲剧在中国拉开了帷幕——这就是至今提起来仍让人感觉寒心凉齿的“文革”浩劫。屈指算来,已是30多年前的往事了,那些惨痛的历史图像一幅幅沉入记忆深处,被欢笑、鲜花和转眼即逝的一个个新浪潮所掩埋。太多的苦难,教会了中国人用抹掉痛苦记忆的遗忘方式来对付,更加悲哀的是,这种遗忘方式已经成了中国人生活的一种习惯。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劫难的亲身经历者们偶尔会从一个噩梦中惊醒,披衣而坐,聆听窗外开籁般的声音。只有在那时,当他们回忆起自己逝去的生命、青春和激情,心灵会一次次被痛苦吞噬,也只有在那时,才有片刻功夫对“文革”作点反思。...

Read more

拈花一周推

很多小区业主都目睹了张俊被殴打的过程,“总共被打了两次。”张俊的邻居老邢说。程先生也说,张俊大概被殴打了10多分钟,他远远看着张俊满脸都是血,倒在地上。他听到在场的一位执法人员对着几乎快晕厥过去的张俊喊道:“装死。”好友陈小姐说,现场就有执法人员带去的救护车,但没有对他进行救治 昆明市公安局民警张俊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辖区城管要强行拆除小区内的违章建筑,让他回家收拾东西。不料,张俊刚到门口表明自己身份时,却遭到拆迁执法人员的围殴。据目击者称,张俊被殴打时,对方扬言“打的就是警察!”评:警察同志们,以后不要再为虎作伥啦,其实你们也不过是屁民而已。...

Read more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博讯据今天到钱云会家的维权人士刘德军的推特和照片报道(视频整理中): 村民说,昨天带领记者的普通话讲得好的村民又在晚上被抓了。 钱云会的女儿女婿被派出所关了五十多个小时,夫妻俩还被都打了,被关的前二十多个小时还不给吃不给喝。 钱家现在对记者很反感,说采访他们的内容全部没有公开,反而公布的诬蔑他们的一面之辞。 钱的女儿说:昨晚那个被逼反口的妇女去钱云会遗像前说,因为有人威胁她家人的安全,她不得不说是拿了钱家的钱做假证说看见钱云会被人按住压死。其 实她没有拿钱家的钱,也没有拿任何人的钱,也没有人指使她做证。...

Read more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中宣部、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中共政治局主管意识形态宣传的常委李长春,这是当今中国新闻、媒体、宣传的最高主管人和机构。最近几年,他们是全中国风头最劲的人和机构,风头甚至盖过头号共产党员胡锦涛、头号政府首脑温家宝。何以见得?因为网络的出现,尤其是因为web2.0的出现。相信他们是全中国人当中父母被人问候最多,家庭女性被人问候最多的人。 这种现象开端于贵州瓮安事件,因为一位官二代一个可怜的女孩子,激起瓮安民变后,中宣部开始了网络苦旅。配合当地省长对民变的弹压,中宣部在网络上进行了网络言论的弹压,将一切不符合中共口味的言论全部压将下去一个不留。但是网络上的言论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弹压,民众心里面的言论是没有办法压下去的。为了一个纨绔子弟官二代,中共表面上看是彻底赢得了战役的胜利,却赔上了中共政府的信誉,赔上了中共及其政府的公信力。看起来中共是最大的赢家,实际上却是最大的输家。看起来瓮安事件被定性为黑社会的一次毫无意义的试图颠覆瓮安地区政权的行为,但是举遍全中国,有人相信吗?没有,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中共的定性,所以其实中共彻底地输了,他们输掉的是自己的信誉,自己的公信力,甚至合法存在的基础。...

Read mor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50 60 70 80 9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