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Follow this blog Administration + Create my blog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第四部 脱下了军衣,是一个良善的国民 29,那样不可言喻的温柔,列宁格勒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几张照片的背面,埃德沃的笔迹,褪色的蓝色钢笔水,草草写着一个城市的名字、一个日期: 列宁格勒,一九四二 他参加了列宁格勒的战役?那个世纪大围城发生时,他在历史现场,是围城的德军之一?照片上两个带着钢盔的德国士兵——我相信他们刚刚把墓碑上的花圈摆好…… 这又是什么呢?一包信?埃德沃从列宁格勒战场写给玛丽亚的信?是从阁楼里拿下来的吗? 我曾经上去过那个阁楼,木梯收起来时,就是天花板的一块,一拉,放下来就是楼梯,梯子很陡,几乎垂直。爬上去之后踩上地板——其实就是天花板,地板随着你小心的脚步咿咿作响。光线黯淡的阁楼里有好几只厚重的木头箱子,有的还上了铜锁,布满灰尘,不知在那儿放了几代人。...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与民主国家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隆重相反,这个划时代的事件在中国却是禁忌,是不能面对的话题,这一天被中共列为“敏感日子”,制止网民联系柏林墙讨论中国民主,媒体严格以新华社的文章为准,严禁提及柏林墙倒塌导致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解体,更不能有相关的庆祝活动,满耳充斥的仍是所谓经济发展,柏林墙被变成了遥远模糊的东西。 显然,1989年是让中共恐惧的一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并不能熄灭国人对自由民主的渴望,反而让人看清共产政权的残暴,而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以及东欧社会主义一个接一个垮台,更使中南海内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独裁者坐卧不安。为了避免同样的下场,在六四和柏林墙事件之后,中共开始从“阶级斗争”转向发展经济,权力与资本狼狈为奸,在中国重新竖起了柏林墙。...

Read more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18,永州之野产异蛇 一九四八年五月,河南也是一片烟硝。中原野战军刘邓兵团在五月二十日发动宛东战役,国军空军出动战斗机,在南阳城外从空中俯冲扫射,滚滚黑烟遮住了天空。 第二天,南阳的中学生们回到学校时,发现学校已经变成一片地狱景象:从校门到走廊、教室、礼堂,挤满了“头破血流的伤员,脑浆外露、断腿缺胳臂、肚 破肠流、颜面残缺、遍体鳞伤、无不哀嚎痛哭”。南阳城外,国共双方伤亡一万多人,曝尸田野之上。五月天热,尸体很快腐烂,烂在田里,夏季的麦子无法收割。 这时诗人痖弦才十七岁,是南阳的中学生。 十一月,南阳的十六所中学五千多个师生,整装待发,他们将步行千里,撤到还没有开战的湖南。...

Read more

<<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