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Follow this blog Administration + Create my blog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何清涟:中国房市 - 成也政府 败也政府 中国经济屡屡以其超常规发展让世界大跌眼镜,发韧于6月中下旬,到7月就已经发烧的房市就是如此。据称几大主要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的房价已经上涨了20%左右--仅仅在3个月之前,楼市还在试探性涨价,悲观的情绪在开发商中蔓延。一些华尔街银行家因投资中国房市损失惨重,称中国房市充满风险,不宜投资。 政府是房市上涨的推手 这一轮房地産热的推手是政府。经历过好几轮房地産兴衰潮,中国媒体也只好感叹:中国楼市兴也政府、衰也政府,从2007年至今的几轮起落,再次印证"中国楼市是政策市"。...

Read more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中国清华大学的一份调查显示,四川地震收到的760亿元人民币捐款中有80%流入政府财政账户,变成"额外税收",引起公众质疑。 不过民政部则表示,中国体制决定了,慈善捐款最后经由政府用在了执行具体救援项目。 清华大学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所作的调查显示,汶川地震募集的760亿人民币捐款中,政府接受了58%,各地红十字会和公募基金会得到31%,而这笔钱最后仍然由政府部门使用,不归地方性公益组织支配。 调查显示,一些承担灾区援建任务的省份,利用来自社会的捐款,完成本来应由政府财政拨款进行的项目。 救灾捐助资金里面只有11%流向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其他公募基金会,而其中很大部分仍然归由地方政府支配。...

Read more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初选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但是,很多人不太了解的是,美国总统并不是通过直接选举产生的,换句话说,老百姓投票选举的不是总统,而是选举人,随后再由这些选举人选出总统。决定大选胜负的也不是看候选人获得的选民票数多少,而是看他得到的选举团成员,也就是选举人的票数有多少。那么,什么是选举团呢?选举团制度是如何产生的呢?它在美国大选中发挥什么作用呢? *选举团制度的产生* 很多人以为,美国人在大选年到投票站去投票,是直接投总统候选人的票,这种概念是错误的。其实,投票选举总统的不是选民,而是选举人。全美共有五百三十八张选举人票,候选人若赢得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也就是二百七十九张选举人票,就能当选为总统。...

Read more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中国官方媒体日前刊文,认为“外部敌对势力”的网络威胁,是造成局势动荡的主要根源之一。文章强调,要提高中国互联网的隔绝、屏蔽和反击等防御能力。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中国官方的中新网在8月6日,转载《解放军报》的一篇题为《网络颠覆:不容小觑的安全威胁》文章。文章表示,与以往常用的电台、电视、报纸等工具不同,在互联网进入大众化、全球化的时代,互联网在信息传播中所具有的无疆界、零距离和即时性等特征,已被有意识地用于进行国家间的政治文化渗透。文章以今年发生在摩尔多瓦、伊朗和中国新疆乌鲁木齐等地的群体事件为例,指责互联网上的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等相关社交网站,被西方国家所利用构成网络威胁。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互联网项目主任肖强认为,互联网的兴起,确实对各国的政治和文化有着极大的影响,但是中国官方媒体有关网络威胁社会稳定的观点,在内因上判断有误:“互联网作为一个新兴的通讯和传播技术平台,确实对社会包括整个文化有巨大影响。但是《解放军报》报的这篇文章是把什么影响了社会稳定?什么影响了国家安全?把内因给说错了。不能简单地赖互联网,没有互联网还有电话,没有电话还有铁路,这么怪下去的话,只不过是找错了原因而已。”...

Read more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毛固然没能挑起全面内战,但他赢得了一系列胜利。首先是他的宿敌项英死了。项英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逃了出来,三月十四日深夜,在一个山洞里睡觉时,被副官开枪打死。这名副官本来就对共产党不满,打死项英后,他拿走项英身上的金条财物,后来投向国民党。 还在项英刚刚摆脱国民党的包围圈时,毛泽东就迫不及待地以中央名义发决议,给项英冠以种种罪名,把皖南事变说成是他“一贯机会主义领导的结果”,甚至影射项英是内奸:“此次失败是否有内奸阴谋存在,尚待考查,但其中许多情节是令人怀疑的。”直到今天,皖南事变的帐仍算在项英和蒋介石身上。...

Read more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延安生活的中心是审讯和受审,一个接一个的坦白大会,还有各种改造思想会议。用开不完的洗脑会来摧毁人的意志,将成为毛泽东统治的一大组成部分。所有休闲娱乐,像唱歌跳舞,都被停止。仅有的一点点个人独处时间也不得安宁,那是写“思想检查”的时候。毛命令:“发动各人写思想自传,可三番五次地写,以写好为度”。“叫各人将一切对不住党的事通通讲出来。” 毛还要知道每个人都从哪些管道听到了,或向谁传播了,什么非官方的消息,把这些统统叫作“小广播”,下令每人都要填“小广播”表。经历过延安整风的李锐告诉我们:“很讨厌的,你要写听说过对党不利的话没有,张三讲的,李四讲的,我自己跟谁讲过什么不好的话,也要交代清楚。而且不止填一次,不断挖,不断写,不断填。小广播表栏,起了很坏的作用。”表上到底填什么,何谓“不好的话”,故意不下准确定义,使人们在害怕心理支配下尽量多写。有个人吓得填了足足八百条。...

Read more

改良派与颠覆派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网友”读了我的一篇言辞比较“激烈”的拙作以后,颇有微辞。他的评论大意是:“你不可以这样讲,否则我们将打倒你,你这是在逼迫共产党收拾我们。” 我的答复是:“你来打倒我吧,我就在广州。假如你怕被人收拾,你大可以收起自己的尾巴,闭上你的嘴,什么也不说。” 可以说,这位网友的评论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他们主张改良,不主张颠覆。就是说,用好听的、比较隐晦的语言来向共产党进谏,也就是提意见。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不主张激烈的革命,而主张在现政权下的改良。但是,提意见我是不会的,我只会批判、抨击、揭露,因为我天生没有奴性。既然现政权在欺压、迫害、逮捕,我就不会“提意见”,我不会说好听的。...

Read more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十月十一日,毛回到延安,第一件事就是部署军事行动,不让蒋介石的军队进入东北。林彪受命担任中共在东北军队的总司令。数万名奉命出关的干部这时已在路上。为了领导中共在东北事务,并与占领东北的苏军随时联系,新成立的东北局的成员,已在九月中旬由苏联飞机秘密运送到沈阳。 毛下令把部队部署在东北的大门山海关,以挡住国民党军。他要求苏军把守港口和飞机场,阻止国民党军登陆。在苏军鼓励下,中共武装装扮成土匪,向运送国民党军的美国军舰开火,有一次打中了巴贝上将(Daniel Barbey)的登陆艇,迫使他调头驶回外海。...

Read more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25 当上中共的“斯大林” 1942~1945年 48~51岁 整风也使毛的盟友增加了对他的畏惧感。他的主要帮手康生在那段时间非常怕毛。康生也是地下党,他的背景复杂。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入党都不清不楚,他提的入党介绍人否认介绍过他。许多人给毛写信提出对康的怀疑,有人说他被捕叛变、出卖同志。最令康惶惶不安的是莫斯科的态度,季米特洛夫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的电报对毛说康生“为敌人效劳”“很可疑”。这当然代表斯大林的意见。早在一九四○年,莫斯科就要中共把康生清除出领导圈。 康生全靠毛保他。毛不但不在乎康暧昧的过去,相反地,他要的就是康有这样的过去。毛喜欢有把柄可抓的人。在毛手心里康生一辈子都提心吊胆,一九七五年临死前不久,还一再向毛表白他“没有叛变”。...

Read more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自从出了一本《蓝海战略》的畅销书,最近几年,世界流行的是“创新”,技术创新、金融创新、行商创新等等。不在传统商业领域-红海与传统企业竞争,而要开辟蓝海-新的发展领域,从而获得更大利益、更小竞争。 于是,华尔街的金融创新蓬勃发展,次级贷加打包证券销售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所谓“次级贷”,是次级按揭贷款,是给信用状况较差,没有收入证明和还款能力证明,其他负债较重的个人的住房按揭贷款。相比于给信用好的人放出的最优利率按揭贷款,次级按揭贷款的利率更高,你利息就要高一些,风险大,收益也大嘛。 放出这些贷款的机构呢,为了资金尽早回笼,于是就把这些贷款打包,发行债券,类似地,次贷的债券利率当然也肯定比优贷的债券利率要高。由穆迪、标普这样的评级公司给债券以非常高的评级,于是这些债券就得到了很多投资机构,包括投资银行,对冲基金,还有其他基金的青睐,因为回报高嘛。...

Read more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50 60 > >>